两性故事

抖音里我盼了那么久是啥歌名,怎样让男人爱上你

作者:admin 2020-01-20 12:04:22 我要评论

    om,。在手机相册里翻找了半天,唐柔总算找到了一张合影,这是一年前她们部门几个同事的合照,一个个对着镜头笑得都很阳光。

    唐柔指着中间那个笑得最灿烂的中年女人说道:“这就是我的前任任晓雯,她老公叫什么名字我不是很清楚,但据说是一个大公司的营销总经理,他们家的条件挺好的。我也很纳闷,家里又不缺钱,她为什么还会跟吴山水一起搞那些事情,胆子太大了,公司的公款也敢挪用。如果只是挪用也就罢了,可是拿去炒股买期货,还赌博,这就有点太疯狂,太不可思议了。“

    我看着中间那个中央妇女,这个时候的她还是一脸容光焕发,神采奕奕,脸上散发出一种柔和的光环,一看就是生活很滋润,内心自信满满的样子。我仔细辨别,这个女人正是从郭总办公室怒气冲冲走出来,又在房间里跟吴山水盘蛇大战的那个女人。

    没错,就是她了。郭总的老婆,居然跟吴山水这种土鳖搞在一起,真是令人感到不可思议。这些女人都疯了吗,吴山水到底有什么独到的地方,竟然让她们趋之若鹜,委身这么一个龌蹉的男人。

    这张照片里有唐柔,还有另外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我也认出来了,正是今天在农庄吃饭时,陪在吴山水身边那个女人。这女的长得很周正,年龄也不大,身材还算不错,虽然没有唐柔那么出类拔萃,但也算是略有姿色。

    看着这张照片我沉默了,吴山水都沦落到这个田地,老婆都靠不住了,而这个女人竟然还对她死心塌地,不离不弃,让我凭空生出一股羡慕嫉妒恨来。

    因为我对吴山水有成见,所以觉得他除了有钱一无是处,长得也不行,最关键的是这孙子有口臭,让我特别的反感。可是现在看来,他的确是有自己出众的地方,不然不可能出手不空回,只要他看上的女人,几乎是没几个是逃得处他的魔爪的。真是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肾虚又快枪的吴山水,身上到底有什么特质,能这么吸引女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就是你的前任经理,我们集团营销总经理的老婆任晓雯吧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唐柔点点头,说道:“是的,一年前她可春风得意了,可是好景不长,今年过完年上班就看见她整天拉着脸,脾气也变得特别暴躁,对我们呼来喝去的。后来他老公来我们公司找过她一次,两个人在办公室就吵起来了,后来还闹到了吴山水那里。据说她老公跟吴山水还动手了,扬言要找人弄死吴山水。“

    “那怎么没弄死呢,我看吴山水一直活得挺潇洒的嘛,出了这种事照样骚扰女下属,也没见收敛。”我冷笑道。

    唐柔道:“那次闹得沸沸扬扬的,之后我们公司的人才知道任经理和吴山水一直有私情,被她老公在微信里发现了两个人的私情,可能是他们的聊天记录没来得及删除吧,所以她老公才闹到公司里来。听说后来吴山水不知道找了什么人出面斡旋,调停,这件事居然被他摆平了,任晓雯的老公再没来闹过。

    再后来听说任晓雯和她老公就离婚了,然后才出了后面被迫离职的事。我想她可能是想逼吴山水离婚娶她,吴山水不同意,两个人有了裂痕,矛盾越来越大,不可调和。女人得不到情,就会要求利益,两样都得不到,肯定会翻脸的。”

    吴山水还真是神通广大,以前就听说他黑白两道通吃,现在我真的开始相信了,否则以郭总的能量,被人戴了绿帽子,不跟你拼命才怪。可是吴山水找人调停,郭总居然能咽下这口恶气,这得多大的面子和能量,才能让郭总屈服啊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我没有跟吴山水发生正面冲突,否则我得死得多惨。以他的财力和人脉,要搞死我再容易不过了。人家甚至可以明告诉我,就是要搞你老婆,你能拿我怎么样?难道我去公安局报案,去法院起诉吗?法院和公安局也不管这种道德上的事。

    我说:“吴山水还真实牛逼,居然能让我们郭总低头。他是不是跟什么黑老大,或者某个高官是亲戚?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反正他是认识几个当官的,平时走得很近。我们公司的业务有些是需要走政府渠道的,也许他跟这些人有利益输送,或者掌握了什么把柄。有一次我听吴山水吹牛,说宝安区有一个叫龙哥的大哥好像是他一个亲戚,他曾对龙哥有恩,只要招呼一声,龙哥肯定为他两肋插刀。”唐柔说道。

    龙哥我是听说过的,的确是一个很有能量的人,手下很多马仔,平时就是靠放高利贷、开赌场、给娱乐场所提供保卫谋生,是个心狠手辣的人,在宝安区的各种势力中无人敢惹。这家伙据说手上有几条人命,可是都因为证据不足无罪释放。

    但越是这样,我心里越是不舒服,吴山水明明很多女人

,但还是有那么多女人愿意被他搞,这他妈的天道不公啊,难道真都是贱人吗。专情的不要,非要找这种花心的狗贼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吴山水是这种货色,居然还能跟他搞在一起,我真的很佩服你,你就不怕自己脸面尽失吗?我真的不明白,这条老狗到底有安歇地方迷人,让你们一个个的这么趋之若鹜。”我冷冷地笑着问道,心里的伤口再次裂开了。

    唐柔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铁青,恼怒地说道:“方言,你说话能不能不这么难听。就像你说的,我明知道吴山水是这样的货色,我就算是内心寂寞,想要找别的男人,我会去找他吗?你认为我是脑子有问题,还是沦落到了这种程度,那么下贱的去跟一群女人去抢一个男人。你这么说我,真的让我很寒心,你对我没信心也就罢了,犯不着这么侮辱我,我还不至于到这份上。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吗?”我也努力,说道:“那你门手拉着手总不是他强迫你的吧?明知道他动机不纯,他天天约你,你难道就不懂拒绝吗?”

    唐柔怒道:“我跟你解释了多少遍了,我没有跟他手拉手,我怎么可能去拉着他的手,他值得吗?你到底哪只眼睛看见我跟他手拉手了。程飞这么好的条件我都没考虑,我犯得着去跟他吗?他有什么地方值得我这么费力讨好。你把我看得也太轻贱了。”

    那天我跟着两人,一直尾随着他们往楼内走去,看到他们似乎是互相笑了一下,然后吴山水去牵唐柔的手,可到底唐柔是把手给了他,拉着他的手进的电梯,还是摆手打掉了吴山水的咸猪手,我的印象忽然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当时我一心认定唐柔和吴山水在那里建立了自己的小窝,所以潜意识就认定他们奸情正热。这里面有主观的成分,可事实却越来越模糊不清了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问了,问你也不肯说实话。反正我离婚的心意已决,今晚就到此为止吧,你睡卧室,我睡书房,星期一我们去把离婚手续办了正式分居。”我一脸坚决地说道:“你现在纠结的其实不是爱不爱我,而是你不能容忍自己被人甩,只能你甩别人。那好,我给你这个机会,你来主动提出离婚,星期一去民政局办手续之前,你可以给我爸妈打电话,告诉他们你想离婚,可以吗?”
相关文章
  • 抖音里我盼了那么久是啥歌名,怎样让男人爱上你
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    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,坏啪啪集百万潮...

  • 中老年职业女装,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...

  •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,好多水吸用力啊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