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兄弟团接新娘口号,我想插入你的身体

作者:admin 2020-02-10 12:01:22 我要评论

许久许久,苏墨没有这样饮酒,也没有这样沉醉了。

    现在的苏墨,介于半梦半醒之间,也不知道天地为何物,只觉得整个人都晋升到了一种玄之又玄的玄妙境界之中。

    纸帆船载着他,飞出了这个小千世界,朝着界外一直飞去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纸帆船就飞进了时空乱流之中。

    在飞进时空乱流的那一刹那,苏墨也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怎么会飞进时空乱流里?”

    苏墨睁开眼睛,看着四周混乱的虚空,十分不解。

    这是苏墨第一次在进入其他世界之后,还会进入时空乱流之中。

    因为时空乱流本就是在世界与世界的间隙之中才会存在,一般情况下苏墨只有在进入一个新的世界,或者从一个新的世界中离开的时候,才会短暂的接触时空乱流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苏墨自身就在莽荒纪世界之中,而没有从这个世界中出去,现在却进入了一个时空乱流,当真是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苏墨摇了摇头,既然进入了时空乱流,那他也就不再多想,不再为此困扰了。

    “想来这个时空乱流,依然还是处在莽荒纪这一个大世界之中。只是我从之前的青山部落所在的小千世界中出来,现在是要进入其他的小千世界,或者大千世界了,所以才会遇到时空乱流的吧?”

    苏墨看着四周混乱的虚空,做出了自己的猜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苏墨索性认真观察起这个时空乱流起来。

    虽然这里的时空乱流,和之前苏墨离开每一个大世界后都会遇到的时空乱流很相似,但苏墨在经过细心的观察之后,还是发现了两者之间的不同。

    大道规则不同。

    之前苏墨从每一个大世界当中离开,无论是回归现世宇宙还是去往其他的世界,两个世界之间的时空乱流中所蕴含的规则都是无比的玄妙,即使以苏墨最巅峰时候的永恒之主的境界,都很难将那些时空乱流之中的规则之力所理清。但是现在所遇到的这个时空乱流空间,等级比之两个大世界之间的空间乱流等级,要低上许多,如果苏墨还是巅峰之时的永恒之主境界的话,想要彻底参悟透这个时空乱流里的大道规则,应该就像是吃饭喝水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不过糟糕的是,苏墨现在的境界,也不过只是在纯阳真仙,也就是七品道仙的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以纯阳真仙的境界横渡虚空,跨过这个时空乱流,还是有着极大的风险的。

    “慢慢来,一步一步来,争取平安无事的从这个时空乱流中走出去,进入其他小千世界或者大千世界之中。不过话说回来,我怎么会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?并且在睡着之后,这艘纸船竟然还将我带进了时空乱流之中?当真是奇了怪哉。难道冥冥之中有什么人在算计我不成?”

    苏墨心中当真是无比的疑惑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不是疑惑的时候,这时空乱流处处都隐藏着危机,而苏墨现在的境界和实力不过只在纯阳真仙之境,如果在这时空乱流之中不遇到什么麻烦也就罢了,一旦遇到麻烦,那就会是天大的麻烦,以纯阳真仙的境界实力来说,要想应付这时空乱流之中的麻烦,还是差了一些。

    当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。

    苏墨坐在自己折出的纸帆船之中,正在心里祈祷让自己不要遇到什么麻烦呢,他突然就看到了,远处有一股幽黑色的龙卷朝着自己这里刮了过来。

    幽黑色的龙卷在刮来的过程中,数量越来越多,不一会儿就形成了一片面积恐怖的龙卷群。

    即使苏墨想要驾驭纸帆船,避开这一片幽黑色龙卷的笼罩范围,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苏墨叹了口气,运气还真是这么背啊,怕什么来什么,本来还想着安稳的从这个时空乱流之中穿过去,不去惊动这个时空乱流之中那形形色色的大道法则呢,谁知道接下来就遇到了这么恐怖的幽黑色龙卷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一次真的是遇到麻烦了。

    这种幽黑色的龙卷,名叫“虚空风暴”,乃是时空乱流之中最强大的杀伐规则的具体演化。修士穿越时空乱流,最害怕的就是遇到这种东西,如果一旦被这种虚空风暴刮在身上,实力够强的当然能够凭借强大的实力和肉身进行硬扛,但如果实力不够,就会被虚空风暴刮的形销骨立,最终连骨架都消散在虚空风暴之中,化成一片片的骨头粉末。

    第一次在莽荒纪世界的时空乱流中穿梭,就遇到了罕见的虚空风暴,不得不说苏墨的运气真的并不算太好。

    再加上苏墨现在的实力,要是应付虚空风暴的话,还真的是不够看的。

    如果苏墨还是自己最巅峰的状态,还是那个强大至极的永恒之主,那这虚空风暴当然都不入他的眼,根本就不能够对他产生丝毫的伤害,但现在问题是苏墨不过只有纯阳真仙的境界,又如何能够扛住这虚空风暴的冲击呢?

    别说是最巅峰时候的永恒之主的境界,即使只是鸿蒙掌控者的境界,苏墨斗丝毫不惧这虚空风暴,但现在他的实力不济,如果被虚空风暴刮在身上的话,相信定然是会形销骨立,不会有丝毫的变数。

    所以苏墨不能够被虚空风暴刮在身上。

    这就让苏墨十分为难了,限于如今的实力境界,他甚至连苏园的空间之门都打不开,根本就没有办法躲进苏园之中。

    而他的空间法器里,也没有能够解决眼下这个局面的神兵利器。

    苏墨不由得开始唉声叹气,难道自己真的要死在莽荒纪世界中的时空乱流中不成?还是被虚空风暴给活活刮死这样憋屈的死法。

    “看来也许只能够靠自己那冥冥之中的气数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摇了摇头,把希望都寄托在了自己的气数之上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会这么憋屈的死在莽荒纪世界的时空乱流之中,以他的气运,应该会有变数发生。

    当然,这也只是苏墨的猜测,苏墨把希望寄托在了虚无缥缈的气数之上,希望凭借自己的气数,能够有外力出现,帮自己解决眼下的局面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苏墨这个想法……真是现实!

    每个修士都有自己独特的气运,特别是那些在自己的位面中有主角之姿的修士,气数更是强大,气运冲霄,收法宝抢机缘简直就是手到擒来,几乎都没有什么人能够从他们手里把机缘给抢走。

    苏墨觉得,自己怎么着也不可能比一个世界都主角气运低吧?

    只要有大气运加身,那定然能够逢凶化吉。

    果然,就在时空乱流中的虚空风暴即将刮到苏墨的身前的时候,这个时空乱流之中,突然出现了一叶黑色的扁舟。

    在黑色扁舟之上,坐着一个身穿灰色麻衣的老叟。

    苏墨看不出这个老叟的境界,因为苏墨现在的境界不过在纯阳真仙之境,境界超出纯阳真仙太多的话,苏墨就看不出来了,他现在最多能够看出来的境界,止步在祖仙境界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苏墨最巅峰的时候,好歹也是永恒之主级别的强大存在,所以眼光还是有一些的,即使无法通过实力确切的感应对方的境界,但是凭借自己的眼光,他判断这个站在扁舟之上的灰色麻衣老者,境界应该在祖仙之上,也许比祖仙还高了不止一层楼,甚至有可能和苏墨最巅峰时候的永恒之主境界,也相差仿佛。

    那个老者出现之后,现实十分轻松写意的仰头喝了一大口酒,根本就没有将那已经连成一片,足够遮天蔽日的虚空乱流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然后老者坐在自己的扁舟之中,竟然开始吟诗作对起来。

    “天有道兮道有灵,白骨为舟虚空行;空间为壶藏日月,时间煮酒醉三生。”

    随着灰色麻衣老者的吟唱,他身下的扁舟也在发生着变化,竟然在瞬息之间,就变成了一具纯粹由白骨所化的飞舟。

    苏墨走上前去,主动向这个灰色麻衣老者行了一礼,然后问道:“先生何以教我?如何才能够安然的渡过这一片虚空风暴,从这个时空乱流的结界中走出去?”

    虚空风暴已经距离苏墨越来越近了,苏墨如果还不能够想到应对之法的话,那么极有可能就会陨落在这一片虚空风暴之中,陨落之后,之前的一切修为、境界、实力和地位,都将化作过眼云烟,彻底的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现在似乎只有这个灰色麻衣老者,才能够帮苏墨走过眼下的这个难关。

    伴随着玄妙的道韵,这一叶扁舟在虚空中穿梭,由远及近飘荡到了苏墨的深浅不远处。

    那叶扁舟看似速度不快,但好似影响了空间和时间的规则,几个起落间,就到了苏墨的面前。

    近看之下,那组成扁舟的白骨一块块都宛若凝玉,虽然经历了岁月的击打,但却依然还是蹭光发亮,崭新崭新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时空乱流之中,到处都是类似虚空风暴的危险,时空乱流之中还不停的在刮着罡风,但即使如此,这艘白骨帆船却依然崭新,可见这艘白骨帆船的不凡。

    白骨所化的帆船上,那灰色麻衣老者,正一脸笑容的看着苏墨,脸上的笑意根本就掩饰不住,这个灰色麻衣老者也没有去主动遮掩自己身份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小友,老叟行此时空乱流,大梦大醒,不知尘世浮沉,这艘老舟载客不知凡几,小友可愿做我舟上新客?”

    苏墨大笑出声,道:“正有此意”,从自己的纸帆船,纵身跳入了白骨做的帆船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副姿态,当真是仙人之姿,十分的潇洒恣意。不过苏墨自己是有苦自知,他做出这样潇洒的姿态,也不过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如果他还一直待在自己折的纸帆船之中,是断然无法抵挡得住这些虚空风暴的,到时候被虚空风暴刮成齑粉,可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现在灰色麻衣老者主动邀请苏墨登上自己的扁舟,这对于苏墨来说就像是一个救命的稻草,不得不抓住。

    而且苏墨观察这个灰衣老者,应该不是心地凶恶,喜欢干那种杀人越货的勾当的人。

    苏墨相信自己的直觉,虽然境界倒退回去了,但苏墨觉得自己的眼光和直觉都还在,他觉得这个灰衣老者可信,以后也可以多多来往结交,所以他才才主动踏进了这个麻衣老者的帆船之中。

    “小友如此干脆利落,倒真是大善,丝毫不矫情做作。不然如果你扭扭捏捏的话,即使踏上老夫的这艘白骨渡船,老夫也一定要亲手将你赶下去才行。”

    灰色麻衣老者捋了捋自己的胡子,似乎对自己之前的决定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苏墨翻了个白眼,这灰色麻衣老者定然是一个良善之辈,这做不得假,但是这灰色麻衣老者的脾气也是够怪的,只因为别人和自己的道路并不相同,就会把对方给赶下船去。

    “晚辈苏墨,拜见老前辈。”

    苏墨给这个灰色麻衣老者行了一礼,虽然以苏墨巅峰之时的实力和境界,和这个灰色麻衣老者应该也在伯仲之间,但现在苏墨的境界毕竟只在纯阳真仙而已,见到灰色麻衣老者这样远在天边的存在,还是要好好谦虚一番地。

    “免礼免礼,果真是英雄出少年啊。你独自一人,靠着一艘纸船,就敢横穿时空乱流,勇气当真是可嘉。”

    灰色麻衣老者对苏墨赞叹道。

    苏墨当真是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进入时空乱流之

中,这哪是苏墨的主意啊,分明是他沉沉睡去了,躺在了自己折叠的纸帆船之中,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飞到了这一片时空乱流之中。

    “难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不成?”苏墨在心里疑惑地想着。

    “小友,你不要害怕,我有办法能够让你活着走出这一片混乱的时空,相信凭借你的实力,我们终究还是会有再见之日。”

    灰色麻衣老者说着,就将自己的一叶扁舟给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然后灰色麻衣老者的手里出现了一把剑,剑的名字叫做“时空”。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兄弟团接新娘口号,我想插入你的身体
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    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,坏啪啪集百万潮...

  • 中老年职业女装,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...

  •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,好多水吸用力啊好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