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性故事

腰部中间一阵一阵的疼痛,开后门后女人有啥变化

作者:admin 2020-02-14 12:00:11 我要评论

刚开始写,俩小时之后更换过来哈,请见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展羽气得翅膀乍起来了,愤愤地来回不停踱步,一颗大脑袋来回摇,韩子禾见此,都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,生怕它甩脱了,用那喙子咄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不用去跟他们联络了!”韩子禾耸耸肩,耐心告诉好像随时就要跳脚的展羽,说,“别说我没提醒你啊!你就算是过去,应该也就是自投罗网!没有任何意义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!”展羽不耐烦的将翅膀举起来,摇晃道,“前一句!你刚才说的前一句!”

    “前一句?”韩子禾眨眨眼,略微回想了想,“你进出赵意他们那里的动作让人拍到不说,还给放到网上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这句话!”展羽点点头大声道,“耻辱啊!这就是耻辱啊!”

    “???”韩子禾不知道这只鹰,又发啥子癔症。

    展羽看出韩子禾不解,登时尖叫出声:“想我一世英名,竟然被那等不知是谁的宵小拍到,难道不是耻辱?”

    “哦,也是!”韩子禾恍然点点头,“若只是拍到一次,那也能用巧合来解释,可是接二连三都给拍到了还不说,还让人家看清你进出的规律,这就说不太过去了!你还真应该痛定思痛,好好反省反省自己,你是不是自负或者过分骄傲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展羽闻言先是微微一怔,旋即便露出些许悲愤之色——作为一只有尊严要面子的鹰,之所以说这么多,不过是先将失策的地方揭露出来,让自己不用因此而显得太难看、太过于尴尬而已啊!她用不用这么当真呢?!

    按道理说,韩子禾不是应该好好劝解它?

    怎么竟然还认同了呢?!

    简直不可理喻!

    展羽心里憋屈,可是上述这些心理活动,又不好说出来!真让它宣之于口,那多难为情!即使只是一只苍鹰,也是要面子的,好不?!

    心里有苦却又说不出,展羽只觉得它真真是心里苦啊!

    可这心里有苦却又说不出来,可真把它给憋狠了!

    还是韩子禾看它——来来回回踱步,一只鹰,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“忧怨”的气息——实在看不过眼,这才开口解围,也算给它台阶走啦!

    “不过,说起来,这也不太怨你,毕竟看视频可见呢,应该是有人在你可以感知到的距离之外,有意或者无意,安置了摄像头,从而让你的行动无处遁形。”韩子禾指出客观存在的情况,劝展羽也不用因噎废食,更不用因为这样就一蹶不振了。

    展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韩子禾是很给面子说话了,所说的也都是言之有理的好话,但是!怎么听到它耳朵里,完完全全没有一星半点触动呢!

    心里虽然不解,展羽还是在心里面噘着嘴的——认可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这么回事吧!反正,能让我鹰失前爪的,也就现代这些高科技了!”

    韩子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只鹰真有趣,话说出来就让人想捧腹大笑啊!

    好像它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一样呢!

    “这事暂且算啦!”韩子禾见展羽情绪好转,这才转而说起正事来,她道,“今天约定好的见面,你就取消好啦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说他们很可能出卖咱们?”展羽只要想到这么个可能,就很想要磨牙。

    韩子禾摇头道:“虽然我对他们知之甚少,但是按照这几次来往信件可以推理——他们应该都是聪明人……聪明人,有聪明人的好处,除非他们想做出诸如报复这样举动,否则,他们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选择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高看你那师门太多啦?”展羽觉得陌门要真是有实力,又怎么会露出这样节节败退的颓势呢?可见是之前韩子禾故意在它面前吹捧的高了!

    “我也不和你辩论,只是你想想啊,也许面对M国,我师门的确底气不足,但是想要报复那么几个出尔反尔的叛徒,又有何难?”韩子禾懒得和一只鹰谈论陌门的强大与否,干脆另辟蹊径,来一个“论对叛徒报复之可行性”的讨论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挺管用呢!

    展羽说:“这么说,倒是能让人信服一些了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听起来,和那老干部的语气,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韩子禾听了,不由得撇撇嘴。

    当然,她又不是杠精,没打算和展羽就这问题辩论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说:“既然你也同意,那么,接下来,就之后的行动略作规划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同意啦!”展羽却不按套路出牌,反而说,“你不让我去,那是你的问题;可我没说不去!”

    韩子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若是一意孤行呢,我也不拦你!”韩子禾表示“呵呵”之后,特别痛快的摆出“您可以随意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展羽见到后,当即,就给噎住了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一定就想去!咱们这不是商量呢么!这有商有量的,你不要破坏气氛哦!”

    虽然很要面子,但是,作为一只鹰,它展羽在关键时候,还是可以暂时将这面子问题放下的!

    韩子禾也知道这只鹰会这么做,所以,丝毫不感意外,只是等到展羽“表演”的差不多,这才说话道:“你要是没有异议啦,那就准备一下,咱们略微调整行动时间,之后,将那几人排除在外之后,按原本的计划进行!”

    “不准备修改?”展羽闻言,顿时睁大眼睛,又问了一遍,想要和韩子禾确认清楚,道,“你可要知道啊,咱们的这计划,赵意那帮人可清清楚楚!我不知道你怎么就确定他们不会反水……反正,我瞅着他们兄弟情深,就有些担心!”

    “你接着说。”韩子禾见展羽话说一半,竟然顿了顿,没有立刻继续说下去,不由催促道,“我听着呢!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动动脑袋好好想想啊!既然他们兄弟情深,那么,我要是作为控制他们的人,若是在问不出真正情报的时候,肯定会让他们在你和自己兄弟之间做出选择!事关到他们兄弟安全的选择!”

    “那你……可就,真够缺德的啦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展羽气得翅膀乍起来了,愤愤地来回不停踱步,一颗大脑袋来回摇,韩子禾见此,都不自觉的向后挪了挪,生怕它甩脱了,用那喙子咄人。

    “我说你不用去跟他们联络了!”韩子禾耸耸肩,耐心告诉好像随时就要跳脚的展羽,说,“别说我没提醒你啊!你就算是过去,应该也就是自投罗网!没有任何意义!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个问题!”展羽不耐烦的将翅膀举起来,摇晃道,“前一句!你刚才说的前一句!”

    “前一句?”韩子禾眨眨眼,略微回想了想,“你进出赵意他们那里的动作让人拍到不说,还给放到网上?”

    “对!就是这句话!”展羽点点头大声道,“耻辱啊!这就是耻辱啊!”

    “???”韩子禾不知道这只鹰,又发啥子癔症。

    展羽看出韩子禾不解,登时尖叫出声:“想我一世英名,竟然被那等不知是谁的宵小拍到,难道不是耻辱?”

    “哦,也是!”韩子禾恍然点点头,“若只是拍到一次,那也能用巧合来解释,可是接二连三都给拍到了还不说,还让人家看清你进出的规律,这就说不太过去了!你还真应该痛定思痛,好好反省反省自己,你是不是自负或者过分骄傲啦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展羽闻言先是微微一怔,旋即便露出些许悲愤之色——作为一只有尊严要面子的鹰,之所以说这么多,不过是先将失策的地方揭露出来,让自己不用因此而显得太难看、太过于尴尬而已啊!她用不用这么当真呢?!

    按道理说,韩子禾不是应该好好劝解它?

    怎么竟然还认同了呢?!

    简直不可理喻!

    展羽心里憋屈,可是上述这些心理活动,又不好说出来!真让它宣之于口,那多难为情!即使只是一只苍鹰,也是要面子的,好不?!

    心里有苦却又说不出,展羽只觉得它真真是心里苦啊!

    可这心里有苦却又说不出来,可真把它给憋狠了!

    还是韩子禾看它——来来回回踱步,一只鹰,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散发着“忧怨”的气息——实在看不过眼,这才开口解围,也算给它台阶走啦!

    “不过,说起来,这也不太怨你,毕竟看视频可见呢,应该是有人在你可以感知到的距离之外,有意或者无意,安置了摄像头,从而让你的行动无处遁形。”韩子禾指出客观存在的情况,劝展羽也不用因噎废食,更不用因为这样就一蹶不振了。

    展羽:“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韩子禾是很给面子说话了,所说的也都是言之有理的好话,但是!怎么听到它耳朵里,完完全全没有一星半点触动呢!

    心里虽然不解,展羽还是在心里面噘着嘴的——认可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这么回事吧!反正,能让我鹰失前爪的,也就现代这些高科技了!”

    韩子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只鹰真有趣,话说出来就让人想捧腹大笑啊!

    好像它是从古代穿越过来的一样呢!

    “这事暂且算啦!”韩子禾见展羽情绪好转,这才转而说起正事来,她道,“今天约定好的见面,你就取消好啦!”

    “你这是说他们很可能出卖咱们?”展羽只要想到这么个可能,就很想要磨牙。

    韩子禾摇头道:“虽然我对他们知之甚少,但是按照这几次来往信件可以推理——他们应该都是聪明人……聪明人,有聪明人的好处,除非他们想做出诸如报复这样举动,否则,他们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选择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……高看你那师门太多啦?”展羽觉得陌门要真是有实力,又怎么会露出这样节节败退的颓势呢?可见是之前韩子禾故意在它面前吹捧的高了!

    “我也不和你辩论,只是你想想啊,也许面对M国,我师门的确底气不足,但是想要报复那么几个出尔反尔的叛徒,又有何难?”韩子禾懒得和一只鹰谈论陌门的强大与否,干脆另辟蹊径,来一个“论对叛徒报复之可行性”的讨论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挺管用呢!

    展羽说:“这么说,倒是能让人信服一些了!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听起来,和那老干部的语气,极其相似。

    韩子禾听了,不由得撇撇嘴。

    当然,她又不是杠精,没打算和展羽就这问题辩论下去。

    所以,她说:“既然你也同意,那么,接下来,就之后的行动略作规划吧!”

    “……谁同意啦!”展羽却不按套路出牌,反而说,“你不让我去,那是你的问题;可我没说不去!”

    韩子禾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行,你若是一意孤行呢,我也不拦你!”韩子禾表示“呵呵”之后,特别痛

快的摆出“您可以随意”的手势。

    展羽见到后,当即,就给噎住了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一定就想去!咱们这不是商量呢么!这有商有量的,你不要破坏气氛哦!”

    虽然很要面子,但是,作为一只鹰,它展羽在关键时候,还是可以暂时将这面子问题放下的!

    韩子禾也知道这只鹰会这么做,所以,丝毫不感意外,只是等到展羽“表演”的差不多,这才说话道:“你要是没有异议啦,那就准备一下,咱们略微调整行动时间,之后,将那几人排除在外之后,按原本的计划进行!”

    “不准备修改?”展羽闻言,顿时睁大眼睛,又问了一遍,想要和韩子禾确认清楚,道,“你可要知道啊,咱们的这计划,赵意那帮人可清清楚楚!我不知道你怎么就确定他们不会反水……反正,我瞅着他们兄弟情深,就有些担心!”

    “你接着说。”韩子禾见展羽话说一半,竟然顿了顿,没有立刻继续说下去,不由催促道,“我听着呢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.。手机版网址:m.
(快捷键:←     快捷键:回车     快捷键:→)

相关文章
  • 腰部中间一阵一阵的疼痛,开后门后女人有啥变化

  • 网友评论

    1.本站遵循行业规范,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;2.本站的原创文章,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,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;3.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。

    头条文章
  • 女人是越日越粘人,男士射精女士视频...

  • 我接了一个客人好猛,坏啪啪集百万潮...

  • 中老年职业女装,地铁上的刺激林娟第...

  • 把女朋友摸的发软,好多水吸用力啊好...